注册 登录 退出 通行证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| 蟋蟀动态 | 蟋蟀史话 | 文学艺术 | 蟋蟀研究 | 蟋蟀名人 | 蟋蟀视频 | 协会活动 | 蟋蟀用具 | 蟋蟀图片 | 宁津旅游 | 蟋蟀论坛

TOP

2012年终总结 河南VS 山东
[ 录入者:千江月 | 时间:2013-08-12 08:54:17 | 作者:乌云 | 来源:蟋蟀城网 | 浏览:4614次 ]

    河南是新兴的蟋蟀产地之一,出虫好坏众说纷纭,今年本着笨死费一年/权当去旅游的想法,和同志们开着车下去了。
    上海至河南,全程千把公里,路途比较顺利,高速路况一般,印象中擎天柱比较少,可以让人放心多眯会儿,少几分提心吊胆,不像去山东,一路上前后左右擎天柱霸天虎各种围追堵截提心吊胆。
    路上各种地名脍炙人口,长恒兰考杞县开封......,充满了历史的气息,还有满目荒凉。
    河南产虫地不多,目前已开发的,不过从延津到卫辉一线,然后是目前在逐渐开发的卫辉至安阳一线,往北则是茫茫的太行山区,目前尚没有开发/可开发迹象。

    人文 /  虫价

    除了那些在白虫贩爷供货指导下的无产阶级骗钱分子,部分只认钞票的二道贩子外,河南老乡显得相当的淳朴。每天早市最后一波后,大娘大婶嘴里边叽咕着这也不要那也卖不掉,边把卖剩下的蛐蛐倒出来往地上扔,初到的几天看着一群大娘扔蛐蛐着实是壮观。看得我是颇为眼红,恨不得不顾形象趴地上就抓。相比之下,山东老乡就明显会做生意了,蛐蛐卖不掉,养着,明天继续卖,从1000能卖到1块,这个经营意识的确一流。
    河南虫价是属于不上不下那种,1条5块,再小也5块,除非打包,但要打包可以,竹筒你要准备好还给老乡,这个倒进倒出还是真麻烦,相比宁阳1块2块的满天飞,性价比不高,但河南的优势在于大虫便宜,空皮3正多拍子的蛐蛐也只要一百两百就能拿下了,山东是看不到这个价,当然8千1W的也有,不过整体价格明显不能和山东比,河南收大虫,收精品,目前还是具有相当优势。
    去河南收虫,比较令人憎恶的另一项活动就是倒竹筒了。
    收了两天蛐蛐,膝盖肿了,怎么肿的?敲的,蛐蛐扒竹筒里不出来,敲阿敲,敲半天,它一露头,刷,又窜回去了。
    这的确比较可恨,在山东看10条虫的时间,在河南只能看1条虫。
    所以别看围着你的老乡多,忙了一上午,其实还不如山东1小时工作量。

 

    收虫:

    到河南的前两天,收完虫,心里是比较绝望的,初来咋到,老乡一筐蛐蛐递上来了,多少总要留个一条吧,两天下来,虫没看几条,垃圾泡货收了不少,有把握出去斗的也就10来条,其他大多粗松潮胖,没用的多一个。
    大师兄宁贝勒是收虫心切,不管三七二十一,不停的催促,“收啊,收啊,我还不够”,MD大爷,想收也要有东西收啊,河南虫水汪汪的多一个,看虫又不方便,收到后来不管了,稍微像点样子的就留下,反正小价,回去再理。
    第三天算是一个转折点,我们换了个位置,离大户朋友远了点,总算能看到点东西了,这天算是收的不错。
    就这样上上下下连续收了一个星期,总共收了.......300多条........疯了
    收了那么多虫,理了一下,总体情况并不令人满意,硬件上,河南虫有两个比较大的缺点
    1.大牙不多:按照山东虫的规格,河南的大牙只相当于山东的本牙,厚牙不少,但普遍长度不够。不过比较满意的是,尽管我们没打草,但坏牙,练牙并不多,可以说是非常少,不像山东,特别是宁阳,你若敢不撩一草,回去多数是要砸罐子的,宁阳人民早就知道蛐蛐好不好,斗一口就知道,上风卖大价,下风任你还。
    2 河南虫普遍的大脚势不多:跳腿以本大为主,大铺架的虫比较少见
    3 河南虫细肉身相当有特点,是冒充宁津河北虫的主要看点
    河南老乡对大牙小牙还是分的比较清楚,记得在夜市看到一条蛐蛐,虫不大牙不小,我开口给了个20,老乡回了我个200,一分不商量 :-(
    收了300条虫,有把握的真没几条,河南老乡虫不过夜,当天卖不掉的,除了有希望大价的,其他的就扔了,所以市场上看到的都是新抓出来的,或者是新褪,或者是油皮,连起滑色的很少见,大多都是没翻色的,或者一身水气,有假湿,有真湿,很难区分,这都需要在饲养中慢慢淘汰,而且这种虫绝大多数是很晚出斗的,所以很多人说河南虫不好,收了几百条,一条不出,就是这种原因,收时喜欢毛绒绒,秋分前后急匆匆出斗,多数是死路一条。
    下去时,我带了5条白虫,自份的东西,出壳大概45-50天上下,在当地和理下来的虫子对了口,战况惨不忍睹,野生虫被小白虫一口一条,擦牙就走,这个表说斗了,连进嘴巴捏一捏的资格都没有。然后又和同行的老丁斗了几条,当地虫对当地虫,倒是重口频见,斗的有声有色,上风虫不提,小白出马,上去一擦,野生虫直接没牙了。
    这并不是说早秋白虫能赢秋虫,而是预测中当地虫的普遍特点,晚斗。
    同样去宁阳,感觉是传说能中晚秋称雄的宁阳虫相当的少,绝大多数都是早中期虫,甚至比宁津虫更早,起滑色颇多,都是早中期的悍将,连续两年,老法师看了虫说:”这虫10月份才能斗“,结果刚进10月头,落栅一爬,都老的勾草纸了。例如我们带去这种小白虫,如果在宁阳,那是绝对不可能那么风光的。

 

    饲养:

    收虫三百余条,最后关头,大师兄拼命推脱,带走了150余条,我是憋死了养个110条出头点,剩下的东送西送 都送掉了。
    回沪后,将军落盆,第一个不同点马上出现,110条虫80%集体翻色,一天一个样,翻的看不懂,同一条虫,每天都在变,今天看看往好里走,明天一看,变差了........
    这不过是第一次翻色大潮,收这种虫的风险就在这里,它会变成什么样?只有天知道。所谓沙土虫,黑土虫,最后的关键就是翻色。
    大多数人早期看好的,翻着翻着就准备往窗外飞了。
    我们在这方面算比较稳定,早期定好的,大多不会走歪掉,但风险同样存在,所以这种变化频繁的虫,实在是为诸多人所不喜。
    时近秋分,虫色趋于稳定,基本上都是朝干结好色走,问了老丁和贝勒,这两个老兄回答我”不知道,没发觉“,头一晕,算你们淡定......
    河南虫前一轮集体大翻色实在是令人提心吊胆,不过同样问题山东虫也有,不过时间没河南虫那么长。
    其中淘汰了几条,抄了几对,这时小白已经老了,腿掉了一条,份量只有1正2了,结果依旧,3正多的河南虫被小白虫一口一条,套进满口就走路.....

    出斗:

    第一场比赛即将开始,我手里一百多条,但.....没虫出斗。
    早期的河南虫份量惊人,我们收的大大小小那么多蛐蛐,3正以下的一条都没有,虫小大份量, 简单点说,没到龄。
    翻色后自己内斗几条,河南虫对河南虫,特点很明显,上来就是惊天动地的大口,两虫放对,上来就是啪嗒一口重口,结果就是一条飞出去,瘪掉一只牙,另一条当时看没事,过两天出斗,碰牙就走,从此不会斗。
    兄弟这里情况相同,朋友拿了两条准备出去斗花,家里先开了口,斗口相当的漂亮,等出门了,不会斗了。
    这也是比较明显的晚路虫特征,虫假翻色,内部没长足,硬使出斗,本身就是重口虫,放对之际更是集全身之力发一口,发完对面跑了,自己也残废了,这种暗伤看不出,但另一个方面说起河南虫不走长路,估计这是一个相当主要的缘由。
    手里一棚这种虫,斗联赛就吃力了,吊吊份量,很小的虫,上称35,摇摇头了,前几场还是尽量少出吧。
    第一场出了5条,都是35,36的分量,早秋大家份量重,河南虫牌价略输,只比对方小了半圈而已,战绩也是尚可,3上2下。同字号战友9下5上吧,不过几条河南虫的发口令人印象深刻。
    第二场秋分,从秋分开始差距来了,河南虫倒下去条条要被对方套1圈,虫比对方略好,3上2下,战友墨墨黑。
    国庆期间了,河南虫终于有部分开始收身了,心想可以搞了。
    国庆大战中的一场,称为场A,出15条,放对时,倒下去看到对方虫心就冰冰冷。
    山货大拍子的特点完全发挥出来,这虫条条像是牙签斗筷子绿豆斗黄豆,15条斗了个6上8下,1条被我逃掉了,对方懒叫,马上提虫,不能斗啊,这差距太大了,份量一样,看大小我让了对方1正多,落栅我蛐蛐就找不到了,这怎么玩啊?
    战友继续墨墨黑,真大户。
    这里真要诟病句,这点斗联赛的人人下山东,拿出来没3正以上虫的,上称29的蛐蛐比我们35的大,还有力,性还足,这养功实在是到位,要我有这种虫就直接%¥##……&)——
    10月头,河南虫VS山东虫,条条被套,惨败。
    寒露后,河南虫算是大量的收身到位了,继续全推,14条4下10上。
    后面的战绩算是不错的,14条1下13上,14条2下12上.......... 战友却是下风继续多一个。
    霜降后战友总算开始反弹,最后两场上风多了几个,我已经斗的不好意思了。
    这次河南虫的尝试总算是以胜利收场,期间有个小插曲,10.1放假期间,我去万商晃了圈,收了1条号称乐陵的小蛐蛐,25点,虫有点落空,拍子不小,状态还很年轻,回去和河南虫对了几场,结果第一口就被河南虫卸掉一只前抱,然后轻松干掉3个3正左右的对手,后来看看的确是蛮厉害,继续出斗,又走3路,养老立盆。

 

    后记:

    此次河南之行总算圆满划上一个句号,收虫300余条,带回250条,我手中的110条中大概出斗了40条,饲养中莫名死亡,报废的4条,后期完胜山货。单论及收虫质量,我并不满意,今年可能是这几年中收虫质量最差的1年,但却是斗的最好的一年。
    河南虫到底怎么样?尽管我斗得不错,但凭心而论,从我的角度,并不认为河南虫能完胜山东虫,能斗到如此一方面本身虫就比对方好,今年的饲养过程中也没有出现重大问题,还有一条重要问题是,这几年看来,起码我们所斗范围内山东虫的质量却是在逐年大幅下降,纵向的质量下降是一个难以比较的问题,容易使人忽视。
    其他的还有饲养问题,近年上当比较多的,就是宁阳虫普遍早斗,龄短,令期只有短短一个星期的居然也有,先生说起当年宁阳虫不到10月10号不要拿出来,结果自己收的一条黄大头10.4号落草歪头咬草纸了,白牙请10月头色光翻足,种群退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。
    同样的,在饲养中,尽管没有犯下难以挽回的大错,但小错还是存在。
    如果饲养得当,河南虫可以在10月头抗衡种群退化的山货,直到降后一段时期内称雄
    我在10月.头上出斗的几条输大小的下风虫在降后横行霸道,第三次翻色,本来推打的,到降后却发口凶残,拍子也占优,打的对方看不懂。
    今年和当地农民聊了下,他们说5,6月份就有大批山东撬子手到他们那里,把地里凡是六条腿能跳的全部扫光,所以今年河南虫大的少.....
    总体来说,河南还是一块不错的地方,可以作为山东的有益补充,若要独自挑大梁充当主力,言之尚早矣。

145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[上一篇]蟋蟀谱 论异相虫(二) [下一篇] 流短蜚长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