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退出 通行证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| 蟋蟀动态 | 蟋蟀史话 | 文学艺术 | 蟋蟀研究 | 蟋蟀名人 | 蟋蟀视频 | 协会活动 | 蟋蟀用具 | 蟋蟀图片 | 宁津旅游 | 蟋蟀论坛

TOP

蟋蟀的生命歌
[ 录入者:千江月 | 时间:2014-08-18 20:07:48 | 作者:沈乔生 | 来源:现代快报 | 浏览:985次 ]
        没有想到,小小的一只蟋蟀,竟让我感叹半天。

          去年,有山东的蟋蟀贩子往我家送了一批蟋蟀,一定要卖给我。我买了不少。虽然多了,好的还是少,不过十来天,淘汰了一大半,余下的精心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 金陵名流俞律老也是喜欢蟋蟀的,我提了盆盂,从南京的西边,穿过大半个城区,到了东南边,按了门铃,俞老颤巍巍迎出来了,说,带来了?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此时俞老哪像87岁高龄,倒像是一个饶有野趣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次斗虫真可以说是蟋蟀的战争,山东的虫从来好斗,这和我小时候玩的上海郊区的蟋蟀不一样,那些虫斗上几个回合,翻一次白肚子都算是精彩的了。可是山东的虫不这样,还有河北一带的虫,斗起来都是往死里咬,咬得大腿掉了,咬得脑浆流出来了,只要还能动,依然张开一副紫牙,勇往直前。看得我们血脉贲张,直呼精彩!观斗者,除了我和俞老,还有他的太太、画家李阿姨,出版家蔡玉洗、新锐小说家王修白。一时间,大家都童真起来,纷纷发表感想,有说,从来没见过蟋蟀这般狂斗的。有说,我小时玩过,都有半个世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次战争,可以说是旗鼓相当,俞老赢了几盆,我也赢了差不多的盆数。这时候已经是晚秋了,如何让胜利者好好地活下去,是一个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有经验的人都说,养虫也就100天。很快天就冷了,我就用棉袄把一个个泥盆包了起来,放进抽屉里。还是不行,没有几天,就有虫子先后死去。进入11月,只剩下两只了,就是从没有尝过败绩的两个常胜将军,其他虫都一一归天了。我想出一个法子,把热水冲进瓶子里,然后用瓶子贴紧泥盆,再用布片把两者紧紧绑在一起,这样在漫长的冬夜,蟋蟀可能不会冷了。可是早晨起来一摸,瓶里的水早冷了,我的虫子在漫漫长夜中,是和冷水绑在一起呀!这怎么行?有了,有个办法,那就是把盆放进我们屋里,晚上开暖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 我把暖气开得很大,屋里暖洋洋的,像是春天提前来了。蟋蟀也感觉到了,振起翅膀,欢快地唱起歌来了。很快问题来了,我的太太晚上不能睡在开暖气的房间里,因为空气太干,她睡不着。而虫子又不能没有暖气。矛盾来了,而且十分尖锐。我不能把它们放进我们卧室,可是,如果把它们放在另一个房间里,单独为它们开油汀,似乎又太奢侈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 于是,我只能采取折中的做法,一会在半夜偷偷打开油汀,一会把它们放进隔壁房间,把油汀也移过去。这样期期艾艾,一只蟋蟀终于也离去了,我只剩下最后一只了。我清楚地记得,它就是我众多虫子中最骁勇善战的一个!它是勇士中的勇士,是将军。然而,它躯壳的颜色也在慢慢地变,像浮起了一层黄色的蜡,很不真实的。一天,它的一条大腿脱落了,过了两天,另一条大腿也掉了。我以为它的死期将近了,没想到它却突然活跃起来,充满了生命的质感。它用剩下的4条细腿在盆里不停地爬,如果用草引它,它就愤然张开一对紫色的钢牙,和往日一样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已经12月中旬了,每天打开盖子之前,我总有一种隐隐的恐惧,担心它会四脚朝天,成为一具尸体。可是它每次都是好好的,让我的恐惧悄然消失。后来,我开始不担心了,它活着似乎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  我的妻子也奇怪了,惊讶地说,它是不会死的,它是个精灵。这时,她主动让我把泥盆放进卧室,也不在乎夜里干燥不干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 我的一个虫友知道了,简直不敢相信,他养了十多年虫子,还没有这么长寿的。他让我拍了照传给他。我拿起草,逗开它一对紫牙,让它唱歌,还把手机移过去,传给那一端的朋友听。朋友叫起来,说,听到了,听到了!叫得很响,很有力!

          他对我说,要是拿人打比方,这虫子已经是百岁老人了。我十分感慨,它已经没有敌人了,它的敌人都在严冬一一死去了,它也没有伴侣了,只有它还在孤独地勇敢地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   此时,蟋蟀已经不是蟋蟀了,它成了生命的一个感召。只要想到,在凛冽的寒冬里,我有一只无畏地活着的虫子,心里就温温的,很有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而,生命总有终结的时候,进入2014年的第一天,元旦,下午3点,我的蟋蟀之王,长寿之星安然过世。但在我的心中,它没有死,现在我还能听到它唱歌。

12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[上一篇]篱豆花开蟋蟀鸣 [下一篇]诗意蟋蟀鸣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